彼岸花旋律

不会玩lof的小萌新

小师尊(5)

霍舒闲用木片竹棍之类的小玩意,打算利用现有的环境,以奇门遁甲为规律,给小孩子设计一点他感兴趣又能学东西的游戏。


比如藏匿宝藏,霍舒闲把三个一样的竹棍藏在树林里,其中一个附上灵力,路上有提示有陷阱,弄好一次能让君迁玩上好久。


开始的几次,君迁找不到竹棍,郁闷的坐在地上生气。后来霍舒闲带着他一起玩,故意踩几次坑,再分析提示,总算把三个都找到了。后来,君迁找到的频率高了,可对着三个竹棍,怎么也看不出哪个是带了灵力的,又郁闷了好久。


霍舒闲也不教他怎么看,只是把带了灵力的拿出来,让他自己观察。


霍舒闲趁着他对一堆小木片发愁的时候,一边修缮竹屋破损的地方,一边想着屋顶会不会漏雨。他习惯这种自己一个人做事,安排自己的时间,君迁都在他身边这么久了,可他偶尔还是恍惚,好像自己是一个人来做这些事。


“你会不会觉得无聊?”霍舒闲问君迁。


君迁还在对着木片发脾气,似乎马上就要哭出来似的。


霍舒闲难得心虚了一下,心想自己是不是难为他了,但后来一想,小家伙都两岁了,该能分辨的出吧?


君迁分不出,明明每个竹片都是一样的,不明白霍舒闲让他看什么,可他又觉得霍舒闲说的都是对的,她说有区别,那一定是不一样,自己是不是有点笨?


“好吧,那我们不看了。”霍舒闲擦了擦汗,过去把竹片收了起来,抱起君迁,一起看竹屋。


“是不是比刚刚来的时候好一些呢?”他问君迁道,“但太单薄了,别说蚊虫可以随意进出,有些地方的竹子弯曲,都能进个小动物了。”


“以后可能需要再加固一下。夏日还好,黎峰山内鲜有蚊虫,可冬天严寒,我一人倒还好,小迁儿,你要冻成个雪人了!”


“好冷好冷,到时候你就变成一个冰冻君迁,等夏天来了,我再把你搬出来晒晒,你就化了。”


君迁被抱在怀里,显然在根据霍舒闲的形容,在脑子里想象出了那幅画面,然后,越想越委屈,“啊”的一声哭出来。


“我逗你的,逗你的。”


霍舒闲好笑,抱着他颠了两下,可小孩子一旦被逗哭,显然不是一会就能停下来的,君迁反而越哭越大声,震的霍舒闲头晕目眩。


我也是,我逗他干什么,到头来还不是要我自己哄。


许是小孩子哭的声音太有穿透力,卫茗本来没那么快,可大老远就听到君迁的哭声,面色一沉,灵力流转,加快了速度,几息就到了竹屋。


“怎么?”


君迁见人来,在霍舒闲怀里挣扎,霍舒闲抱不住他,只能放在地上,君迁就跑过去,一边哭着一边含糊不清的说:“呜……我,我要变成雪人了!”


“为什么?”卫茗问。


“因为太冷了,太冷了!”君迁说不清楚,直说因为太冷了所以要变成雪人,哭的更大声了。


“别哭了!”卫茗最受不了小孩哭,“这么大的小孩说话都说不清。”


君迁没被安慰到,反而被嫌弃了一番,哭的坐在地上,过了一会又在地上打起滚来。


“好了好了。”霍舒闲陪笑着赶快去抱君迁,君迁却不让他抱,手脚并用的踹开他。


“你这小子。”卫茗脾气都被君迁顶上来了,过去就想把他拎起来好好训一顿,霍舒闲赶忙去拦住他。


“让开,这么小就敢跟自己师尊耍脾气,当师叔的必须教训一下他。”卫茗也不想强行冲开霍舒闲,皱着眉就对他说,“你太护着他了,好吃好喝伺候着,舍下脸来带他进门派,还住到这么个偏僻的地方来,没有这么宠的,你当他是什么娇惯的公子?我们这些哪个不是苦出身,能吃饱饭就很不容易了,你这样带他,养的太娇气,以后他出了门,你让他怎么活?”


“这话不对了,再大不过两岁的小孩子,哪里娇惯了,你同他较什么真?”霍舒闲深知这事是自己乱开玩笑引起的,当下也觉得对不起君迁,“是我把他逗哭了,你别这么激动啊。”


“再者,我也不是他师尊。”


“那他现在怎么叫你的?”


霍舒闲犹豫了一下,说:“叫……舒闲?”


卫茗那个眼神,恨不得把霍舒闲的脑袋打开看看他怎么想的。


“这么没大没小,我非把他纠正过来不可。”


“不是,不是,他叫我叔叔的,叫叔叔!”霍舒闲也顾不得许多,赶紧抱住他把他往外拦,奈何卫茗这人比他力气大,三两步就挪过来把君迁提起来了。


“不许哭了,再哭我把你带走了。”卫茗两只手夹着君迁的腋窝把他提起来,严肃的说。


君迁才不理他,被提起来争不过,就气的拳打脚踢,差点踢到卫茗脸上,还好千钧一发,卫茗把他拿远了些。


霍舒闲差点笑出声来。还以为卫茗有多大的本事,到头来小孩子不听劝,他也没什么办法。


“你别过分。”霍舒闲警告他。


卫茗本来是想把君迁带到树上,威胁他再哭就扔下去,这下也只能歇了心思。


“东南方李家沟,茅草多,你这破屋顶,赶紧多运一些回来,本来想和你多聊聊的,看这小鬼就来气,走了,有事找我。”


说完就把小孩往他怀里一扔,撞的霍舒闲胸口闷痛,卫茗懒得理他,掉头就走,颇有些落荒而逃的意思。


“好了,我和你道歉还不行吗,君迁怎么可能被冻成雪人,君迁可以跑过来找我,然后我们一起变成雪人。”


“不要你变成雪人!”君迁这话说的气急败坏。


“好好好,我不变,我们到时候找个暖和的地方一起烧火暖身体。”霍舒闲发誓,以后绝对不逗小孩了,这可真难哄。

评论(18)

热度(132)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