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旋律

不会玩lof的小萌新

小师尊(4)

7.


霍舒闲拒绝了同第一门派道友见面的机会,并特意选了个不用抛头露面的活。


他选择了在厨房打下手。


见面会谈的茶点要提前准备,接风的午宴既不能太隆重也不能太随意,长老亲自拟的菜单,霍舒闲主动要求先去准备一些材料,他做家常菜还可,可要卖相就不太行了,这边的准备没办法太早,门派里种了菜,但肯定不够分的,霍舒闲和师弟们就准备去镇上看,每样材料能在哪里买到先记下来,免得到时候突发状况,不好交代。


霍舒闲依旧自告奋勇的去探查,甚至准备了镇上的地图,到时候按照图上的标记,更好找一些。霍舒闲下了山,第一时间去把君迁抱回来,难得,今天君迁扁扁嘴象征性的干嚎了两句,然后就被霍舒闲带来的小玩具吸引了目光。


“我做的小风铃,厉不厉害?”霍舒闲回了家,又把小孩放到筐里,背上准备去找商家,“自己玩一会,我带你出去。”


有个孩子,生生把霍舒闲逼的顾家了,一天三回的往回跑,这么大的小孩子让他饿着也不是个事,一天几顿的喂,幸好小孩还小,平日睡的比醒的多,不然霍舒闲真要被他缠的不行了。


“就要结束漂泊的生活了,小迁儿,开不开心?”霍舒闲跟他聊天,“感谢你严师伯,许了你进山,以后我就带你在那竹舍过活,不用花那么多钱了,不然真要把我逼去做工了,那房子旧的不行,一月竟还要我一两银子,现在我身上就只剩三两银子了,一个月都难顶,那房要赶快退掉。”


霍舒闲手头真的很紧,紧到快要给小孩吃糠咽菜了,君迁断奶那时着实让霍舒闲松了一口气,他这些年的积蓄全给孩子买奶喝了。


霍舒闲心里有些急躁,马不停蹄的与房主商量,到最后,房主也没退给他多少,只退了半贯铜板。


霍舒闲吃了哑巴亏,灰头土脸的带着孩子回了师门,找了一会,才找到严师兄说的位置。


确实有个竹舍,离玄净湖不算近,湖的那边就是菜地,本是门派里的弟子自己种的,后来越种越多,参与的人也越来越多,掌门也加入了进来,大家轮流照顾,成熟了也能加个菜。这位置霍舒闲满意的不得了,既少人来,清净不说,环境也好。更何况,君迁在这里可以随便玩去,不怕走丢。


但为了防止小孩找不到路,霍舒闲还是买了个木环,套在君迁的右脚腕上。


不说修为,符箓阵法、风水八卦、一些奇奇怪怪的小法术之类,霍舒闲还不服谁。他在那木环上刻了个阵法,再引灵咒,牵在自己身上,就能知道竹环所在离自己的大概方位和距离。这才放心的把君迁放在地上,让他乱跑玩去,自己则苦恼的看着这个竹舍。


好破。


君迁没跑出去玩,反而在霍舒闲身边,看看他,再看看竹舍,不明白霍舒闲要干什么。


“算了,干活吧,我观今夜该是月朗星稀,三日之内皆晴空万里,这屋顶就晚些再修,先将床褥搞好,明日清理灰尘并做灶台,后天再修缮屋顶,至于桌椅之类,日后慢慢添置。”


霍舒闲想了想,君迁需不需要和茅厕,毕竟他还没断绝五谷,最早三岁自己才能教他引气入体踏上修行之路逐渐以灵代食,这还得是他能修炼的情况下。


算了,等他大一点,教他去旁边树林里挖坑解决好了。


霍舒闲孑然一身,几乎没有东西可拿的,可带了个小孩,添置的就逐渐多了起来。那储物袋里大多是小孩的物品,光衣服尿片就是一大摞,霍舒闲这一身门派弟子服穿了许久,不是门派非让穿,而是他做不起衣服。


霍舒闲觉得修仙界最伟大的法术是清洁术和辟谷术,不然他都不知道该怎么活了。他甚至在清洁术的基础上做了改动,加了凝水咒,这下连清洗尿片都容易多了。


果然,懒惰使人进步。


8.


除了带着小孩去严师兄那里登门致谢,霍舒闲并没有特意将君迁介绍给同门师兄弟。


自己如果太过在意君迁的存在,反而会引来猜忌,左右带他也大不过五年,修行者鲜少计算年龄,君不见有能耐的修者,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多大年岁了,七八十年才筑基的大把人在,踏入仙途,衰老迟缓是一回事,但以年龄论前辈也并不可取。


谁厉害谁就是前辈。


待君迁熟悉了新家,自己也好放心的去做自己的事了。第一门派的客人走后,内门弟子依依不舍,霍舒闲这些外门弟子却擦了擦汗,心道可算好吃好喝的把人伺候走了。


露脸的都是他们内门,苦活累活伺候人的活全是外门来干,把人送走,好像终于可以长舒一口气了。


长老叫外门去见宝的时候,霍舒闲已经翘首以盼很久了。可能是阵法总需要借助些外物,他向来喜欢把玩一些小物件,总觉得手里少些啥就不自在,他手腕常绑着一串铜钱,头上戴的木簪,腰带上系着一节短红绸,这是霍舒闲这么多年做任务的经验,让他总是在身上留一些能用得上的原料。但从未见过真正的法宝,炼器炼丹这方面,他虽有兴趣,可奈何门派太穷,丝毫没有实践的机会,他就打消了尝试的念头。


说从未见过倒是也不太准确,有几次出任务的时候在别家门派弟子手里见过,他一眼就能认出人家穿的是哪家弟子服,人家却认不出他。


“舒!”君迁终于能蹦出一些完整的话的时候,霍舒闲正沉浸在上次见过的法宝中不能自拔。


“要吃!”君迁长的越发可爱了,从小就每天在山里这里跑跑那里蹦蹦,爬树拔草上蹿下跳,体力好的可怕,旺盛的精力连霍舒闲这个17岁的少年都吃不消,每天做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拎着后颈把君迁从某个坑里揪出来。


“你也不能除了吃就是睡,要么就乱跑着玩。”霍舒闲也不能每天这么陪着他,他自己也要学习的,“过来,你每天要坐一会,练练定力,每一柱香的时间可以出去玩,每日两柱香,我教你些简单的阵法,你两个月学会一个,要求不高吧?”


快满两岁,话还说不利索的君迁揉着自己的脸蛋,歪着头看他,表情十分无辜。


“简单的不得了,弄明白原理,就用不着死记硬背,按照规律就能摆出来的。”霍舒闲把他抱过来,放在自己旁边的蒲团上,“坐好。”


君迁学着霍舒闲的样子,绷着小脸挺着胸脯坐好,一盏茶的功夫不到,君迁就歪歪扭扭的趴到蒲团上了。


“坐好,小迁儿,这么一会都撑不住啊?”霍舒闲丝毫没觉得他在为难一个幼儿,轻轻拍拍君迁的屁股,“快起来。”


“不要。”君迁爬起来,手脚并用的又跑到霍舒闲腿上,把手伸上去揪他的脸。


“出去!不要!”君迁折腾了一通,大叫着要去抓兔子,他现在力气大的很,像个活鱼似的,霍舒闲也遭不住,闭眼忍了半晌,终于放弃了。


“好吧好吧,出去抓兔子。”


“哈哈哈。”君迁开心的直鼓掌,一边催促着霍舒闲快一些。


好吧,看来只能再用些别的方法让他学了。

评论(21)

热度(175)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