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旋律

不会玩lof的小萌新

小师尊(3)

5.


君迁逐渐能蹦出零星字眼的时候,霍舒闲却焦头烂额。


外门弟子在18岁时会进行一项考核,考察外门弟子是否专心修炼和个人天赋,从而淘汰掉一批人在门派中找个活生,从而集中资源给更有天赋的外门修炼,其他人说白了便是贬为高级的杂役弟子。但还可以自行修炼,不过资源的待遇要差很多。


当初门派测到霍舒闲是单系灵根时,那师兄立刻抓住了他,从告知父母到返回门派,愣是一下都没松过。当时霍舒闲还小,只依稀的记得自己像个珍稀动物一样,被摸来摸去,最后送到掌门面前,使用一个很高级的阵石来测,但用了之后,在场的所有人的表情都很奇怪。


当时他不懂,后来,霍舒闲才懂,因为阵石竟测不出自己的灵根,除却可以确定的单系灵根外,其余什么都测不出来。


体内亲火,阵内火灵气会向受测试者聚集;亲雷者,阵内便有雷鸣之声。可霍舒闲测试时,灵气只是围着他转来转去,完全没有任何异象出现。


若不是他有什么不同的地方,便是对灵力不亲近,体质特殊。


掌门亲自探查,发现他的经脉闭塞,好好的经脉不知为何脆弱不堪,可依旧无法解释为何无法测出灵根。没办法,就先在门派中过着吧。


后来,慢慢有流言传出,说这种现象可能还有一个解释:这人前世做过有违天和之事,为上天不喜,所以灵气都不入体,要断了他修行之路。


这话在修仙界来看确实恶毒了,霍舒闲也不出言抗辩,他自己心里知道自己这经脉到底怎么回事,听父母说,他还没出生时,村里有一场劫难,似乎是个毒师逃亡来这,后方有仙人缉拿,他就下了毒,用村里人的性命作威胁,双方焦灼,那时一剑飞空而来,将毒师钉在墙上,这才解了危机。之后那些仙人给村里人解毒,两个月后霍舒闲出生,幼时十分虚弱,应该是与那次母体中毒有关。


“呜——”君迁努力的嘟嘴,想发出什么声音。


“是舒。”霍舒闲同门派交涉了许久,才退了弟子房,并换了一些银两,在离门派不太远的城镇里盘了个破草房,收拾了几日,就当两人的家。


霍舒闲扛了几根竹子和一些木材的边角料回来,在院里攒了个矮桌,调整了几次,正好可以当书桌用,这时他正盘腿坐在桌子前看书,见君迁刚会走就亦步亦趋的过来,伸胳膊把他揽过来。


“舒——”霍舒闲教他,好笑的说,“你不会以后打算叫我叔叔吧?”


“小迁儿,唤我师尊如何?”霍舒闲逗他,“我们仙门弟子,不重血脉联系,更重门派传承,就是上仙亲子,也不如亲传弟子亲近,子嗣不如弟子同宗同源。”


“呜——”君迁还在锲而不舍的嘟着嘴发音。


“好了,你以后叫我什么都行,师尊、兄长、叔叔、舒闲,怎么叫都好。”霍舒闲让他看桌上的书,“这是藏书阁借的书,你看,像不像漂亮的画?”


“这是九宫口诀,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有肩,八六为足,五居中央。要是掐指决,你要把手伸出来,中指对着南方……小迁儿,不要抱我胳膊,也不要用牙咬,你饿了吗?”


君迁以为霍舒闲在和他玩耍,开心的在他怀里拱来拱去,缠着霍舒闲让他看着自己。


“你今天怎么这么开心,因为没有玩伴吗?明日我带你找年龄相仿的娃娃一起玩好不好,我给你们做几个小玩具。”君迁最近粘人粘的紧,霍舒闲给他喂了点吃的,强行把君迁带到床上哄睡觉,折腾了好长时间才安静睡下,霍舒闲再轻手轻脚的起来看书。


日子没法过了,霍舒闲被他折磨的练出了一身好武力,能准确是从稍微重了一点的呼吸声判断出他是不是要醒,然后瞬间挪到床上去装睡。


竹子剩了一些,霍舒闲看累了,一边揉眼睛一边想,可以给君迁做个风铃,明日得再帮他找个玩伴,两个娃娃大眼对小眼打架去,免得天天粘在自己身上了。


没成想,第二天,卫茗又出现了。


“呦,舒闲,你家松鼠呢?”这人一进门就喊,“松鼠!快出来迎接来,你卫师叔来看你了。”


“我把他送去别人家玩了,找我什么事?”


“没意思。”卫茗坐过来,“找你来见世面。九樾山的弟子要来了!”


“九樾山?第一门派的弟子来我们这里干什么?”霍舒闲怎么想也想不出,公认的天下第一门派,怎么会到这个小地方来?


九樾山天下第一仙门的名号震聋发聩,以至于各个宗门争论谁一流谁二流时默认排除九樾山,不然大家都没得玩了,谁脑子想不开把九樾山搞进来?


“这不是九樾山的新掌门,宥泽上仙要接任了?派弟子去各大门派送些见面礼,冯师兄听人说,那礼物要给咱们都开开眼,长老要细细的讲解一番,内门弟子先看先听,然后再轮到给我们外门讲一讲,大概下个月来,要分配弟子们要做好迎接的任务,我们外门大概也就是在门派入口处等着迎接,把人带进来,再安排迎礼端茶倒水之类的吧。往年不也是这样?想来今年门口那位置又要抢的头破血流。”


霍舒闲低头思索,能不能给自己安排些不用接触他们的任务。


“行了,你家松鼠在哪,去看看。”


霍舒闲将人带过去,还没进门就听见小孩的哭声。


“哎呦,可来了,你家娃儿,你刚走他就号啕大哭,一边哭一边跑,不让人抱,就站在大门那哭,哭的这可怜!”


刚见面,君迁就大哭着跑过来要他抱,半道被卫茗截住了都顾不上,死死地盯着霍舒闲,两条胳膊使劲往他那里够。


“这小孩,被你养的这么娇气!一会看不到都哭成这样,以后怎么活?”


君迁怎么使劲也够不到霍舒闲,哭的更撕心裂肺了,凄惨的卫茗都直咋舌。


“赶快给你,我耳朵要聋了!”


霍舒闲低头看着一边哭一边死死地抓着他的君迁,只能一边给他顺气一边给人家道歉。带着卫茗往回走。


君迁聪明了许多,死死地抓着霍舒闲,但凡霍舒闲有一点要放下他的动作,君迁瞬间就哭起来。


“这下真成小松鼠了!”卫茗看着霍舒闲托着个小孩子木着个脸坐在石凳上发呆,乐的直不起腰来。


6.


霍舒闲给君迁讲了好一通道理,陪孩子到隔壁玩,并且逐渐增加离开他视线的时间,折腾了好久才让君迁逐渐适应。唯一不好的就是把君迁送过去要哭一通,接回来的时候又要哭一通。


那也没办法,门派大事为重。


黎峰山并不会给人大气滂沱的感觉,反而有种小家碧玉的清净。门派人少,所以不是很热闹,几乎所有的师兄弟都能有个脸熟,上山的台阶两侧有一些青苔,弯弯曲曲的扎进的深处,清晨的时候山下有些水雾缭绕,把台阶衬的若隐若现,不像是个修仙门派,倒是像个世外桃源。霍舒闲拾级而上,来找广务阁的严师兄分配任务,他进门时,严师兄正给几个师弟布置相关任务,见他来了,就让他一起坐。


“霍师弟,九樾来的师兄们由我总负责,师尊的意思,他们不会呆太长时间,就按一天的时间准备,就是用不上,也就当我们自家人的家宴,好不容易有个事情,把大家凑一起聚一聚也好,便宜总不能也光是道友占了。”


霍舒闲笑,低声应是。


“冯师弟同我讲了两句,你手里也不宽裕,我听说你救下了一个婴儿,有困难可以同我讲,能帮我会帮衬,听说孩子身体不好,需要我帮你求颗丹药吗?”


霍舒闲一听,就知道冯礼易大概是含糊着帮他探了探师兄的态度,想来是说那婴儿身体差,所以他才没敢将孩子随便托付给他人,帮他圆了场。


“多谢师兄关心,那孩子是受了寒,需要细养,我寻了几个人家,大都是无法精养个外子,我就想着,救下他不是为了给人家添麻烦的,就……”


“我知道。”严师兄说,“玄净湖附近有个竹舍,是前任掌门一时兴起自己建的,这么多年一直荒废着,近两年弟子越发少了,那地方闲着也是闲着,能用上是最好。冯师弟说你手头很紧,他还看你去医馆卖草药换铜板,怎么不和师兄说?”


霍舒闲没想到冯礼易这个都和严师兄说了,有些不好意思。


“我代那孩子谢过严师兄。”霍舒闲抱拳一礼,心里感觉暖暖的,“实在是……我这些年已经够麻烦师门了,洗髓丹也是掌门师尊赐下的,虽说我不堪受用,不仅没将身体调好,反而药毒相冲差点赔了性命,连累师门既损失了洗髓丹又要救我,我没什么用,也实在不好为了些小事再麻烦师门。”


“是小事,所以也谈不上麻烦。等这些事结束了你就把孩子带过来,等孩子大些再送出去,要你舍不得了,就等他六岁试试灵根,万一这时就灵根天赋,有师兄在,让他安稳过一生不是问题,若等十一岁正式测试还没有天赋,你教他些风水相看再送去镇上,总归是给了一条生路,传道授业你也是占了的。”


天赋异禀者六岁便初现天赋,但只是个例,十一岁左右测试时才更加准确。灵根萌发的越早,学习和雕琢的时机越好,但绝大多数的人是七八岁时灵根萌发,各大宗门总不能年年大规模测试,五年一测已经很奢侈了,所以就算是有钱权人脉,测试这事只能凭借缘分。


君迁这孩子命好啊,霍舒闲心叹道。

评论(30)

热度(162)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