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旋律

不会玩lof的小萌新

小师尊(6)

10.


黎峰山多为男子,但也并不是全部。修仙界收徒不只看灵根,门派出去测试灵根不假,可也不是只要有灵根的都会成为仙门弟子,三灵根以下,门派都是很少带回来的,门派是出去搜罗天才,只有单灵根和相生双灵根才会被带回来,这并不是说其他灵根没发修行,只是灵根多了,修行之时会有属性相冲,比如身具水火两灵根,吸收灵气时,无法掌控身体灵气转化的平衡,属性相冲相斗,倘若天赋不高还好,若是天赋很高,更是灾难。初入门者灵气是非常不听话的,引导驯化都很吃力,怎么能控制的住此消彼长的灵根?


师长不能时时都在身边看护,修行毕竟是自己的事,总不能每次运转灵力都要师长帮助调节吧。


所以,除了天赋极好的苗子,绝大多数都是以心性入仙门的。入门试炼,这是以心性为坎设置的条件,每个宗门都大不相同却又殊途同归,宗门总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过了入门试炼,除非灵根闭塞或曾作奸犯科,否则就算是杂灵根,门派也会把人留下,当然,如果想走,那是你自己的决定,门派是不会赶人的。


但入门试炼,往往十去其九;再探测灵根,无灵根者十不存一,所以到头来,万人试炼,入门者不到百人,分配各峰,外门占六成,内门占三成,亲传仅一成,或者无。


这么严苛的选拔下,是男是女就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门派越大,底气越足,选拔越公平。九樾山从不给哪个门派或皇室开后门,来了我的地方,就要守我的规矩,管你是那个皇子还是掌门亲子,一切免谈。


相比之下,黎峰山就不是很傲气了。


掌门要讲情分,同其他门派交好抱团,因为黎峰山没有那么强势的底气,但修仙界铁责,不参与人间权势争斗,这一点黎峰山还是不会去碰的。


但有些事,并不能单单只用权势争斗来形容。


那年掌门出门办事,回来时带回一个女孩子,满身破落,脸色也是灰败不已,安安静静的坐在台阶上,像是死了一样。


当时霍舒闲用过洗髓丹,刚被救回来不久,脸色竟然不比那女孩子好看多少,被师兄背回去休息,后来才知道,那个女孩子叫陈不秋。


霍舒闲不知道这是真名还是假名,按理说弟子入门,师长取尊号再正常不过,但那一般是亲传弟子的待遇吧。


后来,大师兄暗示大家不要对不秋的身世有兴趣,霍舒闲自然不会去打听人家的痛处,可惜传来传去,还是会传到他耳朵里。


听说是掌门夜晚路遇两队厮杀,一方身着夜行衣,另一方马车物资上就能感到并非平民,掌门以为是夜间截道,可后来看那黑衣们专杀人,对财宝不像很有兴趣的样子,才觉得这事不简单,驻足观望了一下,人间纷争修仙者不能出手,但掌门见另一方连老人都在拼死保护小孩,还是动了恻隐之心。


奶娘抱着女孩跌跌撞撞的跑进树林里,身后什么都不管了,只是一门心思往深处跑,掌门才现身拦住她们。


“仙人!”奶娘眼睛里突然爆发出希望,连滚带爬的过来,身上全是草木割出的伤痕,“救救她吧!”


掌门动了动,犹豫了一下,心里叹了口气。


“入仙门,忘却前尘,不可以出世之修报现世之仇。”


“不报仇,听见没有,小小姐,我们没有仇。”奶娘慌忙向女孩说道,生怕仙人不信。


“右前方,有悬崖,山路难下,猛兽之渊。”


奶娘定定的看着他,又看了看小女孩,惨然一笑,问道:“仙长,有没有瞬间能让人感受不到疼的法子?我有点怕。”


“崖挺高的。”掌门干巴巴的说。


“小小姐拜托您了。”奶娘把孩子交给他,沉重的往他说的那边走过去。


掌门没有跟上去,事实上,这个孩子他也本不该救的。凌驾人世的力量用来对上人间,本身就是一种傲慢与不公平。若他是个人间侠客,管了也就管了,可他不是。


修仙者,不可杀凡人。


11.


陈不秋第一次来竹屋,是来替卫茗送衣服的。


“他说的对,你总不能一直穿这一身,省钱也没有这么省的,如果真的困难,找师兄师弟们帮帮忙,你的为人大家清楚,都很愿意帮你的。”


“辛苦师妹跑这一趟。”霍舒闲微微低头,请她进来。


君迁在还在睡午觉,肚子上搭了一张薄毯,额头的碎发有些挡眼睛,被霍舒闲用绳子扎了一个冲天揪。


绳子很难扎头发,霍舒闲绑了又拆,拆了又绑,把君迁弄生气了才凑合的。


“这是小松鼠?”陈不秋明知故问。


“……是啊。”霍舒闲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大嘴巴的卫茗,总是喜欢乱说。


“长大了会很俊俏。”陈不秋看了一眼霍舒闲,补充道,“想来和你不是一种类型。”


陈不秋破天荒的开了个玩笑,可能是觉得霍舒闲住的这个环境实在不能算好,干巴巴的想安慰他。


“师妹的夸奖,他会很开心的。”霍舒闲谢道,“劳烦师妹了,前些日子我外出,见桂花开的很好,当地的婆婆常做桂花糕,我一时兴起,采了一些也想试着做做,看看能不能成功,如果成功了,送一些给不秋师妹。”


陈不秋才笑了一下,说道:“先谢过师兄了,如果不耽误师兄修炼,我很期待。”


“卫茗又说我不好好修炼了?”霍舒闲扶额,自从上次来过,他一直觉得自己光顾着玩孩子,修炼荒废了,气的到处抱怨,其他没什么,君迁“小松鼠”这个绰号倒是传的大家都知道了,连不秋师妹都来隐晦的提醒自己。


“他说的倒是没什么错,你如果觉得分神,每月送几日下山去会好一些。”


“我会好好考虑的。”霍舒闲心想,小迁儿,所有人都劝我把你送出去,你还冲我发脾气,不知道好好哄着我。


“如果有什么我能帮上的,尽管说。”陈不秋说,“先走了,掌门师尊明日要开课,我得去帮忙。”


“师妹慢走。”霍舒闲把人送到门口二十步,驻足看着师妹离开,才回去把看到一半的书小心翼翼的翻过来。


瞬行阵摆了一半,思路断了,还要重新来一次。

评论(13)

热度(143)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