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旋律

不会玩lof的小萌新

助理把它变成了天大的事

傅青墨在茶歇区坐着,看着甜品单皱眉。


这都是什么?女孩子都喜欢什么甜品来着?


傅青墨把自己这辈子跟女孩子打交道的经历都找出来了,最后只能定格在小依当初做的那糊成一坨的“蛋糕”。


为什么他印象这么深,因为那是小依第一次表现出兴趣,所以他愣是硬着头皮吃了半个。


救命。


傅青墨这么想着,似乎听见电梯到达的声音,他想了想,既然不会选,那就不如选一个好看一点的带回去,这么想着,他揉了揉脖子,打算起身去柜前选,不经意的往门口看了一眼,就扫到了某个比较熟悉的图案。


嗯?傅青墨还没反应过来,自从那次大难不死,他的反应总是慢了半拍似的,看着那个图案愣了半天,才发觉这个不是自己带过来的食盒吗?


“等,等等!”傅青墨有点慌,忙不迭的叫住那个人。


到现在他也不知道这个助理姓什么,但是再叫一次“方助理”又会很尴尬,同一招数用两次就不灵了,这么被动的局面傅青墨还是第一次撞见,更尴尬的是他现在干的也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他总说杨屹好要脸面,可是他自己也好面子的,只不过杨屹把“爱面子”写在脸上,傅青墨揣在怀里,该藏起来的时候还是要藏起来的。


而这种“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导致的社会性死亡”是他最感到尴尬的。


是的,未婚妻装了爱心食盒给自己学生,作为老师千里迢迢跋山涉水的送到了,结果不到五分钟就要被丢掉了?


还要当着自己的面丢掉吗?!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哦,你还没走啊,正好,省的麻烦我了。”助理看了看他,很惊喜的说,“快快快,拿走吧,这么好的盒子拿回去洗洗,能用好几年。”


助理看着他家领导的园丁沉默的走过来,虽然和平时并没有什么不同,可他总是感觉这人的步伐沉重的很,仿佛整个人处在低气压的状态里。


“你看这盒子,也不知道是方董哪个桃花凑上来的,这么精心的设计白费了。”小助理惋惜的说。


面前的园丁仿佛嘴角抽动了一下,仔细看又似乎没有。接过了食盒,看了一眼他,径直打开,然后更加沉默了,似乎是在为拜托他送来的姑娘打抱不平的惋惜似的。


助理觉得这人分不清主次,方董不是苛待员工的人,更别说家里的事情并不多,上次他帮方拾修搬家,这人没有眼色极了,坐在沙发上动都不动,就看着他们两个人忙上忙下,还在那没有主次的吃上水果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家里老大。就这样,方董也一点都没有说他,可见方董单身一人在家里,是多么好说话的人,甚至忙起来回家都少。一个园丁,每天在家里住着,能有多少活给你干?就这么好的待遇,还帮着外人来折腾自己老板?


不过想到他是个拎不清的人,这种情况竟然显得很正常。


在城市里打拼到现在的助理非常恨铁不成钢,这么年轻,每天过的跟养老似的。


越想越气,助理还是没忍住语重心长的教育对面的人:“你也是,你这个人一点眼色都不会看呢,方董不喜欢那些人老来巴结,送来的东西不是退了就是送人,有千金小姐来巴结向来热脸贴冷屁股,你作为方董身边人,不帮着自己人还帮着别人,存心跟方董过不去吗?”


园丁的表情,肉眼可见的茫然。


“谁给你吃谁给你喝?这么好的机会你都不珍惜的吗?方董多好的人,怎么身边的人这么糊涂,你啊,就安心的把自己的工作做好,搞什么花花肠子,在衣食父母的底线上试探,赶明方董给你赶出去,就你这么个低情商的人,怎么活?”


“啊……确实?”对面的人本来挺淡定的,后来被他说的越来越犹疑,一边懵着一边不由自主的以我怀疑了一句。


助理乘胜追击道:“就是,你看看,现在领导不喜欢,又要迁怒到你身上,别看平时在家里很和气,真把他惹生气了你真是要被骂死。”


“哦?”


“哦什么啊,你好好想想吧,我跟你说这些真是担了风险的,为了你好,这食盒你拿走吧,快走,回去赶紧给方董道歉,滑跪,明白了吗?”


看着这个年轻的园丁抱着食盒像走在云上一样往茶歇区飘,助理松了一口气,欣慰的想着,自己又挽救了一个迷茫的灵魂。


傅青墨确实很迷茫,甚至有点怀疑人生。


哦,是这样吗?


傅青墨点了一个他认为还算好看的甜品,让他们打包,然后就纠结怎么处理这个东西。


扔掉是不可能扔掉的,但是带回去……


傅青墨看着里面被翻的底朝天、饭菜全混在一起的食物,否定了这个想法。他看了看手机,心想是现在滑跪还是到家再滑跪。


那小助理说的……竟然让他没办法反驳,救命,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他甚至都想否认他认识方拾修,这也太过社死了。


回去跟未婚妻说他送饭,不但连楼都上不去,饭被当着面扔掉,甚至还被方拾修的助理骂了一顿?


傅青墨心说我丢不起这个人。爱吃不吃,跟谁演苦情女主追总裁呢,不吃这辈子别吃了,自己出去吃去,谁还没个脾气了。当初也没短着你吃喝,方拾修这人懂得感恩是意外之喜,不懂感恩才是大众以为他的性格,你不欠我我不欠你的,跟谁这衣食父母呢。


傅青墨其实很长时间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位置,无论是对父母,对下属还是对徒弟,所以他去见爸妈的频率高一些,可每次呆的时间却不多。放任甚至鼓励李商等人自谋生路,这其中固然有其他想法。但是对学生,他确实会觉得不得劲。


杨屹还好,这个人待人接物比方拾修高了不知道几个层次,傅青墨感觉不明显,方拾修这个人,就很难搞了。


所以后来傅青墨对他的态度,未尝没有试探的意思,结果倒是有些出乎意料,连傅青墨也没想到方拾修竟然真的没有一点恨他,他本以为方拾修应该会半恨半感恩然后功过相抵大家都过自己的日子。


里边的筷子掉了,傅青墨要了两个吸管,心道我至少要把里面的消灭一部分,这样既不浪费回家又有话开脱嘛,鸡翅这么好吃他不吃我吃,反正做了那么多菜晚上也是要自己再热着吃。


想到这,傅青墨坦然的顶着旁边甜品店员工奇怪的眼神在茶歇区吃饭,还很香的样子。


给方拾修取餐刚回的助理表示:“……”


回到楼上,助理一言难尽的表情引起了方拾修的注意。


“怎么了?午饭不对?”


“不是。”


“那怎么了。”


“我之前看到,您家里的那个雇工见那个食盒要被我扔掉,拦了下来,并自己吃了。”


方拾修反应了一会,心里说我家有个屁雇工,明明是她们自编自导演不下去了破罐子破摔吧。


“神经病。”方拾修骂道。







小剧场

被方少的助理骂懵了的傅哥:懵逼又委屈.jpg

此时,被自编自导的戏份提起兴趣并想下楼看看是哪个奇葩搞出来的方少,还在骑马的路上

评论(305)

热度(825)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