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旋律

不会玩lof的小萌新

方少把它变成了大事

傅青墨提着保温盒出门后,有些茫然的环顾四周看了看。


我车呢?我车哪去了?该死的方拾修该不会把我车开走了吧?


傅青墨上次开车是什么时候他都快忘了,等拿着钥匙在大门外人行道的侧边看到车的时候,难得低头想了想它为什么在这里。


谁干的?


不过这个时候思考些没用的确实也没必要,傅青墨上车定位导航,看了看保温盒,在副驾驶的脚底和副驾驶的车座上选择了一下,果断的拉上安全带把保温盒固定在副驾驶上。


谁知道坐副驾驶的人脚底干不干净。


一路开到保安亭,保安下来敲车窗问话的时候,傅青墨才想起来应该现在跟方拾修说一声。夏君思是个很讲究的人,讲究浪漫,讲究生活情调,也不知道是不是偶像剧看多了,说好不容易送一次,一定要给人家个惊喜。


然后把傅青墨赶出去,自己则把刚烤好的薯条端了出来,傅青墨怀疑她是故意想独吞薯条,但是没有证据,因为夏君思说会给他留的。


等我回去都凉了!你还留个什么劲,都吃了得了!


所以傅青墨非常贴心的说自己不吃,你如果喜欢就都吃了吧。


然后夏君思说好的。


好的。


傅青墨心累。好不容易跟保安说明了自己的来意,能进地下车库停车,然后被告知要收停车费的,一个小时5元。


“为什么?又不是繁华地段的商场。”


“这个……抱歉,员工和特殊人员是要登记才免费的,当初很多人懒得登记车牌,总是统计不全,所以领导直接涨了停车费,出入要收费,这才登记周全,然后就没改回来。反正来这里的都是有报备的,您是今年第一辆来这没报备要收费的车。”


傅青墨哽住,心道这车方拾修没开过来公司?可自己明明记得……


“再请问一下,出口在哪里。”


保安给他指路,看到傅青墨带着食盒下车,自来熟的调笑一句:“给女朋友带的?”


傅青墨笑笑,没承认也没否认,这件事解释起来确实麻烦,他也就不置可否了。


“谢谢指路。”


傅青墨第一次来这里,他不太清楚钱云生和方拾修做到什么程度,他本是为了避嫌很少问,方拾修也很少跟他说工作方面的事,说起来这算是傅青墨言传身教的结果,他以往就从来没在家里和方拾修提到过一句有关家族的事,工作就把自己关起来,从不把一丝一毫的情绪放在生活中。当然,偶尔还是克制不住,比如被方拾修气昏头的时候。


师徒两个,性格没有一丝一毫的相像,但在某些地方却出奇的相似。


这就导致,当初傅青墨出事的时候,方拾修懵的像个无头苍蝇乱撞,如今傅青墨来他公司,也想个乡下人进村哪儿是哪都不知道。


不过傅青墨这些年也不是白活的,见面流程大同小异,公司工位设置也不外如是,傅青墨很轻松的就找到了前台。


虽然他连这是个什么类型的公司都不知道。


“你好,找人。”


“先生你好,请问您找谁?”


“方拾修。”傅青墨打量了一下四周,公共区域沙发休息室,还有小店买甜品,公共休息区?


“请问有预约吗?”小姑娘看起来有些惊讶,不过一瞬间调整好了表情。


傅青墨顿了一下,心想要不一会给他打个电话,说道:“没有吧,要么我问问,我是来送午饭的,夏……姑娘托我来给方董送的。”


“好的先生,您问一下,没有预约是没办法见方董的。”姑娘似乎一点也不奇怪。


傅青墨观察着姑娘的神情,猜想着难道很多人给他送东西?走到旁边休息区,点开方拾修的头像,犹豫了一下。


看他的状态好像工作比较忙,这样打扰是不是不太好?算了,把保温盒送上去就好了,别让他再跑一趟了。


“不好意思,还没回应,这样,你们帮我把饭盒送上去就好了,方董如果知道肯定就会吃,如果不知道肯定会找人问这是怎么回事,我再同他解释。”


小姑娘似乎被说服了,不知所措的看向旁边的女士。


“不好意思这不合规矩,或者您有没有别的方法证明一下?”


别的证明好说,师徒关系怎么证明嘛。


正巧这时,电梯间打开,方拾修身边的那个小助理一边打电话一边出来,傅青墨眼睛一亮,然后突然想到他好像不知道这个小助理的名字。


“方助理!”一般这个时候,傅青墨都会用这个方法叫人,这还是从别人叫李商那儿学来的,要是忘了李商的名字,就会这样叫,因为李商一听见“傅”字就会多看一眼。


那小助理果然条件反射的回头看了一眼,刚好看到傅青墨朝他挥手。等他电话挂了,傅青墨把来意一说,那小助理明白了,跟小姑娘说:“我认识他,确实是方董家里的。他是方董家花园的园丁。”


“……”傅青墨眼神飘了一下。


“一会拿了文件我带上去吧,你们别管了。”小助理转头向傅青墨问,“哪个姑娘这么厉害,能托方少家里的人带来?”


傅青墨知道把自己的姓报上去,方拾修百分之一万能猜出来是谁,但是他实在没发说出“傅姑娘”这三个字。


夏姑娘是我未婚妻,给方拾修送什么饭,傅青墨越想越后悔。


“那姑娘姓……算了,我也不知道。”傅青墨干巴巴的说。


“行。”


傅青墨松了口气,心道一会给方拾修发个信息吧,小助理的文件很快就拿到手,拿着食盒跟傅青墨挥了挥手,进了电梯间。


傅青墨叹了一口气,心情轻松,看了看那个甜品店,心想未婚妻喜欢情趣,那就带回去给夏君思个小惊喜吧。


小助理带着文件和食盒进了方拾修的办公室,屋里的人斜眼看了看他,然后目光定在他手里的食盒上,示意他解释一下。


“有人托人给您送来的。”


方拾修看了一会,对这个样子的食盒丝毫没有印象,轻哼了一声:“给我送,还没被我扔够?这群人脑子怎么长的,他们先朝我动的手,现在反而像个受害者哭哭啼啼的来讨好。”


“有病,进棺材还要挣扎两下。”方拾修下了定论,“打开,看看这次里边藏了什么鬼东西。”


小助理打开,看了看,说道:“确实是饭菜。”


“翻。”方拾修深吸一口气,“这还要我说一句动一下啊?”


小助理立刻拿着筷子把饭盒翻个地朝天,说道:“确实是饭菜。”


“谁送的?”


“不知道,似乎是个姑娘,托您家里的……雇工送来的。”


方拾修心道这人现在都不装了吗?方岩那请个屁的雇工,都不打听好了就来?


傅青墨被他保护的很好,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从来连傅家周围五百米都进不去,所以方拾修压根没往那边想。


“就算是我爸来了也给我拦着,方家几口人的照片给你看过,手里带东西的一律不接,来人滚蛋,有事让他们在电话里说。”


“好的。”小助理看着这个食盒,“那这个……”


“扔出去,看着就烦。”






小剧场

前台:请问您和方董的关系?

傅哥:我是他爸。

前台:好的呢请您立刻滚出去哦~

傅哥:???

评论(276)

热度(881)

  1. 共1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