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旋律

不会玩lof的小萌新

一件送饭的小事

方拾修睡觉不老实,十年如一日,傅青墨第二次被拱醒的时候,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的吐了出来。


当初为什么收的这小子,图自虐吗?


几乎暴力的往自己和方拾修中间塞了一个枕头让他抱,没过一会就连自己的胳膊一块儿被抱住了。


傅青墨木着脸,抽了几次都没抽出来,最后也只能任由方拾修抱着。


记住教训了,以后看我再让他上我床的。


六点的时候,傅青墨实在受不了了,连踢带踹的把自己胳膊抽出来,差点掉下床去,然后就头都不回的跑了,回头一眼就算他输。


方拾修一点都不知道,感觉到身边没人挡着自己了,翻了个身,大大咧咧的把双人床全占了。


傅青墨都没劲儿给自己准备早点,犹豫了一下,开了瓶可乐,就当早餐涨肚了。


所以,快九点的时候,方拾修神清气爽元气满满的下楼和傅青墨打招呼的时候,傅青墨连个白眼都没给他。


方拾修自然不知道自己干了啥,只以为傅青墨没理他,事实上平时他实在太烦人的时候傅青墨也是这么个状态,听见是听见了就是不爱出声,压根没过心,哼着歌就拿着车钥匙出门了。


傅青墨咬了咬牙。


下午的时候傅青墨没忍住,去楼上补了个觉,醒来的时候就看见夏君思给他发信息,说明天要把自己的东西带来,整理一下房间,然后一起做午饭吃。


傅青墨想了想,才记起来这房子是不是,好像,大概,不是他的了?


算了,先不管这个吧,到时候再说,方拾修总不能在新婚的时候把房子收走,那就不是良不良心的问题了,那是有多大的深仇大恨能这么干啊。


这件事他确实没想起来,事实上,自从出院回来,傅青墨就有点迟钝了,遇事总是后知后觉,不知道是前半辈子太精明了所以脑子想休息一下,还是窒息伤了脑子,不过这还是给他敲响了警钟。


这种状态,被人卖了都反应不过来。


明天见面的时候跟夏君思商量一下吧,探探她的态度再想办法。


昨天方拾修在这里睡了一晚上,明天人家姑娘来,总不能真让人家来收拾。傅青墨把床上的东西都扔进洗衣机洗了一遍,开窗通风,还把衣柜里的东西整理了一下,腾出地方,又找到了两床床单,衣服该收的收,卧室里一般都是睡衣和贴身的衣物较多,外衣并不在这里,傅青墨想了想,索性一股脑把衣服全放一边,用湿手巾把衣柜里外擦了一遍,又开着透了两个多小时,晚上的时候才整理进去。


人和人的气味都是不一样的,多出一个人总是不太适应的,傅青墨低头想了想,放了两袋干燥剂进去。


以前没事就在书房,身上的味道总带着点熏香的气息,后来方拾修不太喜欢,就不点香了,只是写字的时候手上会沾些墨的味道,非常淡,吃个饭就没了,傅青墨又有些洁癖,其实根本不用做这么细致。


第二天夏君思自己来的,除了个手机什么都没带。


“晚上给我送过来,我爸要出门,顺便把我带过来了。”


“想吃点什么?”


“炸点薯条。”夏君思看傅青墨刚削好的土豆,脱口而出。


本来准备炒辣椒的土豆,立刻被没有原则的傅青墨切成了条。


“有鸡翅?化的太多了吃不了。”


“没关系,多的再冻起来。”傅青墨说,“可乐在冰箱里。”


“怎么就你一个人?”夏君思一边找可乐一边问。


“不应该就我一个人吗?”傅青墨一听这话,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前天被气醒的觉,现在想想还是很憋屈,“方拾修上班去了,昨天也没回来睡,不知道在忙什么。”


终于能睡个好觉,傅青墨心里想。


“那剩下的鸡翅给他带过去吧。”夏君思突然想到,说,“别冻了,化了再冻不新鲜。”


看来她对吃的方面要求挺高的。傅青墨不动声色的思索,答应了。


“可以,再带点菜,爱心便当就做好了。”


“什么爱心便当。”夏君思被他逗笑了,“这是长辈的疼爱。”


傅青墨心想这话我说他倒没什么反应,你说的话估计那小子会炸。


“好。”


“应该倒点红酒,可惜你不能喝。”


“红酒晚上再喝会不会更有意境?”


“也是。”


忙了好一会,傅青墨才腾出手来,让夏君思帮忙看着火,他在上边的柜子里翻出来一个保温盒。两层的,应该挺能装东西的。


用白米饭打了个底,傅青墨对方拾修吃多少很了解,毕竟他刚来的时候因为吃饭耍了不止一次脾气,他从来不自己盛饭,李商给他盛好了端过来,不是太烫了就是太少了,傅青墨当时还没搞定他,任由他使劲折腾,只要不掀桌子都随意。


有时候家里人不在,就轮到傅青墨伺候他,被他折腾几次,傅青墨不记住也得记住。后来师父的威严逐渐建立起来,方拾修才老老实实安静的吃饭。


天知道,方拾修第一次自己盛饭的时候,傅青墨简直惊掉了下巴。


他还以为这辈子方拾修都不会自己盛呢。


菜还好,上层有格子来分别放,鸡翅有点大,傅青墨就放在米饭上面,摆了几次都觉得不好,就着鸡翅折腾起来,后来被夏君思过来看了一眼,哭笑不得,嘲笑他一个鸡翅能玩这么半天。


然后她也加入了战场,两个人就摆盘这个问题差点吵起来。


最后夏君思觉得颜色太单调,难看,还特意削了两片胡萝卜,烫了半个西兰花。


傅青墨看了看只被切了一个尖的胡萝卜和剩下的西兰花,张了张嘴,又看了看盯着剩菜一脸严肃夏君思,觉得今天中午可能要被撑死。


果然,夏君思大手一挥,又加了两个菜。


救命!





小剧场

前台:你好先生,没有预约是不能见方董的哦!

傅哥:……

评论(135)

热度(735)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