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旋律

不会玩lof的小萌新

小师尊(2)

3.


带着个包袱,霍舒闲在深山老林里扎了两个月,等到差不多了才把把君迁抱在怀里,仔细的调整了位置,脚下生风,跳到树上,辨别了一下方向,在树间纵跳,留下了一串小孩子的笑声。


霍舒闲无比庆幸自己练了辟谷,虽说时间不会太长,也不至于一天不吃就饿得不行,不然真顾不了这个孩子。


回到村子后,就算是霍舒闲早已引气入体,可以运行周天,也免不了喘息片刻,却不曾想,有师兄弟来找他了。


这里自然不是说话的地方,几个人去镇上找了个客栈,这才默默对视尴尬无言。


“你儿子?”


“胡说!我怎么会有儿子?”


“那些崽子哪儿来的?”其中一人指着君迁。


君迁似乎是和霍舒闲许久不见外人,明明很可爱的一个孩子,如今看他们的眼神却让人觉得很凶,并没有小孩子严肃的可爱劲儿。


“别吓着他。”霍舒闲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问他们什么事。


“冯礼易抢下了个任务,云光山下出了个怪事,如果我们办成,一人可以分一个低阶灵石,最多一月,少则三天,我刚想找你去,你这怎么还多个孩子!”


“现在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离外门考核还有多久,你莫不是真打算被贬为杂役弟子了?还有,你那经脉,有进展吗?”


“无。”霍舒闲一听这事,就无奈的摇了摇头。


“小家伙,你怎么这么可爱呀?”卫茗逗了逗孩子,“劝你还是早点找个好人家,你心细,悟性又高,是我们三个里最容易进去的,把精力放在个孩子身上。”


“我知道了。”霍舒闲道。


那任务他最后还是没去,不知为什么,一周岁的时候,君迁突发高烧,不管用什么方法都降不下来,看了好多郎中,都说这孩子身体健康的很,查不出毛病来。君迁难受的哭都没声音了,霍舒闲没办法,只能没日没夜的抱着他,用灵力给他散热,让他别那么难受。


过了五六天,霍舒闲都以为这孩子要撑不下去了,没想到热渐渐退下去了,这些天不饮不食不睡,霍舒闲早就累的不行了,连眼睛都睁不开,草草给他喂了点米汤,就带着孩子睡了。


霍舒闲睡得非常沉,君迁却没睡,抓着自己的脚丫看他,一会滚到床那边去,一会又滚过来贴在霍舒闲怀里,自娱自乐了好半天,才枕着霍舒闲的胳膊睡了。


4.


霍舒闲这一觉睡得非常差。


自从入了黎峰山,霍舒闲再也没做过梦,偏生今日一个接一个挤过来,扰的他气息不稳,似乎过了好久才惊醒过来。


霍舒闲缓了缓,才发现冷汗都浸透了里衣,头脑昏沉,刚想调动灵力运转周天平复,却发现自己的经脉里空空荡荡,灵力不知所踪。


霍舒闲大惊失色,心想莫非是我们着了道,有哪个精怪想来戏弄我?这可不是小事,搞不好命都要搭进去。霍舒闲暗骂自己安逸太久,没仔细观察周围,大意的后果是要命的。


还未回黎峰山取灵石,霍舒闲手头没有什么东西,不知能不能打的过这妖精。霍舒闲看了看睡的正香的君迁,并回想了一遍这几天的细节,并未发现有什么不对,也完全没有一丝精怪的影子,想来是个好怪,只是来借灵气的?


霍舒闲自己反思了一遍,觉得自己并未大意,也保持着一直以来的警戒心,自己没发现,精怪也应该确实没有上身。以防万一,他回想了一下吸人阳气和灵力却不敢光明正大现身的精怪妖魔,他寻不到精怪的气息,不过想来不是什么厉害角色,霍舒闲不想招惹是非,拿出自己仅剩的三块灵石放在君迁的旁边。


“劳驾,这些足够你吸到明日午时,就当我送你的,你我井水不犯河水,这孩子烧了许久,莫在折腾他了。”


没人回答,霍舒闲在房间里下了令咒与阵法,倘若捕捉到一丝气息,他立刻就会知晓。


几张符箓捏在手里,霍舒闲保持着警惕继续休息,却反而又被拖进梦中。


他梦见自己的经脉恢复,成为天赋异禀的好苗子,门派倾力培养,自己悟性又高,很快在各门派中崭露头角。


很久,霍舒闲才艰难的睁开了眼,第一时间看向那灵石。


灵力几乎一丝不剩,消失彻底到石头都变了色。君迁也醒了,神采奕奕,好像刚吃了顿大餐一样。


霍舒闲一动,浑身都疼。


经脉里一丝灵力都没有,火辣辣的疼。就像烈火中少了水在中流通的铁管,干燥的快要裂开了。


霍舒闲想摆个聚灵阵都没材料,正愁怎么办,卫茗带着冯礼易来了。


“真是救星。”一进门,霍舒闲都想抱着他们的大腿哭。


“给点灵力给我。”


冯礼易本来没想太多,手掌贴上他后背,惊讶的问:“你怎么回事?遇见狐狸精被吸干了?”


霍舒闲心说狐狸精招你惹你了,这么坏人家名声。


冯礼易帮他运了周天,俗世的灵气较少,尤其是远离各大门派的地方,灵气更是稀薄,霍舒闲想运功吸收些灵气,经脉就痛的要死,他的经脉本就脆弱,更是不好妄动。


“说来话长。”说是这么说,实际上却是他自己也没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行了,见你这么惨,看来这次真是来对了。”卫茗皱着眉头看他,“那任务有些难度,我们两个差点就回不来,谁能想到,本以为是风水不好催生的煞气,没想到都生了精怪,还附了身,玩的一手金蝉脱壳敌明我暗,玩心机手段这种类型是你的强项,我向来沉不住气,这东西险些把我给气死。不过还好,我们冯老大还算争气,更巧的是,竟有九樾山的弟子在附近,帮了我们一把。更好的是,人家不要报酬,功劳全归咱们。”


想了想,卫茗又理所当然的说:“不过你要是去了,我们也是搞得定的。”


“九樾山前些日子不是换了掌门?还未举行接任仪式,咱们掌门收到了邀请,打算带着门下弟子去观礼顺便见识见识,免得骄傲自满,一副小家子气。”最后一句卫茗还学了掌门摸着胡子恨铁不成钢的语气,特意压低了声音,着实好笑。


小家子人才小家子气,咱们一个二流末的门派,别说绝世神功仙法灵气,就是弟子也没有什么好苗子,全靠掌门在撑。霍舒闲这么想着,发现后面的人收了功。


冯礼易没理会叽叽喳喳的卫茗,严肃的问他:“应该好些了,你那经脉确实没办法了,胎里带的毒,是老天不给活路,不过一辈子也就过了,多的是人像你这样,别太过心。”


霍舒闲好笑。


“认识我多久了,我的心态有多好你会不知道?”


“这次换了六块灵石,我们商量了,一人一块,多出的放在你这更好些,阵法符箓你比较擅长,这玩意缺了灵气很难激发,下次出任务少不得你。这孩子你要收留就收留吧,别耽误了自己就行,能帮我们就帮你一把。”


“冯礼易,我是叫你来骂他的,你怎么还支持上了,那小子烂好心你都不理?”


“他是单灵根,就算伤了根基门派也要他来宣传撑场面,要养他一辈子的,你还是关心关心自己吧!”


“切。”卫茗不理他,坐到床上去,抱着胳膊斜眼看着君迁。


君迁也歪着头看着他,样子可爱到先让人去亲一口。


“过来抱一下。”卫茗伸手就去抓,君迁吓得往后退,但还是被一把抓了过去,气的君迁张大嘴巴狠狠地咬上了他胳膊。


“哎!舒闲!你养的是个娃娃吗?”卫茗疼的往下拽君迁,可惜君迁从小性子就倔,被拽疼了都不松口,卫茗气的往他脚心上拍,君迁疼哭了,就一边哭一边咬。


霍舒闲扶额,赶紧过去收拾烂摊子。


好不容易,连哄带劝的把君迁哄松口,抱着孩子躲开,冯礼易看出这时该他出场了,赶紧过去拦着卫茗。


“这……”霍舒闲尴尬的笑,抱着孩子给他鞠了一躬,“我前些日子还说这孩子莫不是松鼠转世的……”


“把那松鼠给我,我非好好教训他不可!”卫茗生气道,“这性子,以后定要惹是生非的,现在还耽误你修行,有什么好的?”


“诶,你真要养着,让他以后叫你爹?”


霍舒闲闻之色变。


“这怎么成?修仙界向来不按血脉关系论的。”


“叫你师尊?那要通禀掌门,再说,连你都没入长老门下,没有师尊的,轮得到你收徒?”


霍舒闲心道轮得着你管?


“行了,我先把他带走了,有事再联系。”冯礼易知道这人气性上来非要打一架不可,打一架没什么,可跟个一岁的小娃娃打架,他都丢不起这个人,只好把人连拖带拽的拉了出去。


霍舒闲低头示意,就算送了一程,屋里就只剩下霍舒闲抱着靠在他怀里还在抽泣的君迁。


“哭都不会大声哭,会哭的孩子有糖吃知不知道?”霍舒闲看着疼也憋着小声哭的君迁,有些心疼,帮他揉揉脚心,“这人真是,专往疼地方打。”


“等你长大了,我带你揍回来,把他绑树上,鞋脱下来随你打,好了不生气了。”


说完君迁就不哭了。


霍舒闲心道,两个都是气性大的,君迁哪是被打哭的,这分明是气哭的。

评论(13)

热度(169)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